主页 > 刮痧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时间:2019-07-05 来源:电影小钻风

如今的娱乐圈里,有很多女明星都想嫁入豪门,但有的是幸福的,有的却在豪门中得不到一点幸福。其实在很多时候感觉嫁入豪门的女星可怜,然而身为豪门千金的“宗馥莉”同样恨嫁。作为“娃哈哈帝国”的“钦定”接班人,手握富可敌国的财富,但36岁的她至今难觅有情郎。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不论是作为中国前首富宗庆后的女儿,还是自创企业宏胜饮料集团的总裁,30多岁的宗馥莉都保持着低调。

身为帝王之女的宗馥莉,以“公主”形容自然非常贴切,但这是最表面的一层,再深入一层的话,如你所知,人们形容的是她与父亲几乎同样的强势、果断。她的“工作狂”劲头,跟其父简直如出一辙。

出生于1982年的宗馥莉在2004年顶着“首富千金”的帽子留学归来,进入父亲宗庆后的娃哈哈集团,在“生产线最复杂的基地”操练,一步步改变了父亲和大家对这个小公主的看法。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2009年,宗庆后把主做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公司分拆出来给她单独经营,2015年宏胜入选《2015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榜单》,营收约100亿元,她成功打造出自己的小王国。2014年,福布斯中文网发布“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宗馥莉高居第八位。2015年,宗馥莉身家30亿美元,居亚洲十大年轻富豪第三名。

“你是喝娃哈哈长大的吗?”“我不是。”“大家可能会好奇,你家里应该有很多娃哈哈。你不喜欢吗?”“小时候挺喜欢喝甜的,只是现在不喜欢喝了”。

宗馥莉说她爱喝的是乌龙和铁观音。这位娃哈哈集团老总的女儿并不逢迎外界对她的想象,干脆得让人猝不及防——即使对自己家族的产品也是如此。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当所有人瞩目着她何时、如何继承宗氏庞大的家业,她却思忖着颠覆——宗馥莉计划推出以自己名字命名、自己代言,完全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产品。从酝酿到启动4个多月,一切以加速度进行。成本呢,“还没计算过”。

这种彻底自我的方式,宗馥莉也想植入她的产品中——与电商结合,消费者自选口味定制生产。在外界看来,这不仅颠覆甚至略“任性”:不同于宗庆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这款饮料的试点放在一线城市,走中高端路线。重点是,市面上还没有同质产品可参照。

“失败了会怎样?”“重新来过”。宗馥莉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是宏胜的事;与父亲无关,与娃哈哈集团无关。“我是挺骄傲的”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宗馥莉给人自律、高效的印象。

娃哈哈集团外联部主任卢东给出了一个特别的说法:“年轻人眼睛里揉不得一点沙子。”

宗馥莉认定的事情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与她父亲推崇的企业“家文化”不同,“人情”在她的眼中更像是一粒沙子,她崇尚的是制度和效率,早期她手下的一些员工会因为没有完成任务而被直接开除,难有“讲情”余地。而宗庆后会悄悄地把被女儿开除的优秀员工“收回”娃哈哈集团。

宗庆后曾经安排一些有经验的人帮助女儿变得“更接地气”,卢东就是其中之一。宗馥莉回国的时候,卢东去首都机场接她,“跟小时候瘦瘦小小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了,像是一朵长开了的花。”

但10多年来,旁敲侧击、欲擒故纵、韬光养晦这些“社交哲学”,宗馥莉大约现在也没学会。她说话语速快,直奔主题,直击要害,不预留迂回空间,即使在批评某事某人上同样如此,干脆直接,手起刀落。

她更相信自我探索的结果,就像她独自在美国的10年,从电影、书本,周遭的人和事当中认识这个世界,慢慢变成她现在的样子。

宗氏父女的“同”与“不同”

“父亲是你的偶像吗?”“是也不是,我觉得我爸现在对我来讲,是一个成功的商业人士,但至于父亲这个角色来讲,我觉得他对我的成长不是影响特别多。我跟爸爸妈妈的亲密度不像普通人那么高,他们对我的教育方式是一种放养。但是我挺喜欢他们这样对我的,给了我空间,我所有的价值观都是从我observation。”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1982年1月出生的宗馥莉,只比娃哈哈早诞生了5年。宗馥莉上小学时,娃哈哈正处于发展期,父母忙于工作,放学后她只能自己背着书包到公司食堂吃饭,在几个大学生集体宿舍间跑来跑去。

1996年读完初中,宗馥莉去了美国读书。4年后,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

2005年回国后,宗馥莉开始担任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副主任,4个月之后兼任杭州娃哈哈童装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卡倩娜日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开始进入到奶粉、香精、机械、包装、进出口等行业。

2007年,宗庆后为女儿设立了杭州宏胜饮料集团“练手”饮品的国内销售。

2010年,宗馥莉才开始出任新成立的娃哈哈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管理集团所有进出口业务。

2012年,宗馥莉的首次独立正式亮相是在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7000万元,设立“浙江大学馥莉食品研究院教育基金”的仪式上。在仪式上,她全程跟踪参与研究员课程设置、研究课程和方向制定,她说,“我要对我每一笔钱的流向和用途都清楚。”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如今,宗馥莉与父亲有时一个月也见不了一次。通过媒体知道彼此的近况对他们来说不夸张。宗馥莉有时会在周五回家吃饭,席间,父女聊聊“菜做得好不好吃”,不谈工作。以前工作的时候,父女常会因为意见不合而争论,谁也不能说服谁。在下属眼中,这种争论基本以宗庆后的让步终结:“先按你说的去做。”

从外形来看,宗馥莉带有很深她父亲的痕迹:身形高挑,面部线条坚毅。但论起文化背景、生活方式、企业管理,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父女很不一样:

宗庆后一年365天,有200天跑在市场一线,至少亲自面见所有一级经销商一次,他更相信用脚跑出来的经验和直觉;而在宏胜员工眼里,宗馥莉更关注数据分析。

宗庆后重“人治”,事必躬亲。卢东提到,接待一个来客,他甚至会过问怎么派车,用什么车接这样的细节;而宗馥莉认定制度,交待下去的任务只过问结果。

面对娃哈哈转型,宗氏父女有不同看法。宗庆后认为,让一个拥有150多个分公司、3万员工的庞大企业转型,只能做改良,慢慢推进;宗馥莉则觉得转型已经极为迫切——“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它需要内部清理一下,人员也是,市场结构也是,然后整个思路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在宏胜集团的中高层中,会看到很多年轻的面孔,他们像老总宗馥莉一样步履匆匆。这家成立10数年的公司现在给人一种创业公司、一往无前的印象。

不难察觉,宗馥莉正有意将新产品和未来的宏胜跟父亲切割开来,回国10多年后,她困惑于外界的偏见——为什么认为她所拥有一切的前提都是继承。

2012年风云浙商颁奖礼上,评委给宗馥莉的颁奖词是,“父辈丰碑下的铿锵玫瑰”。那次,宗家父女同台获奖。

在一位财经作家看来,宗馥莉不必在“否定娃哈哈”的前提下做自己,也许她还应该向父亲讨教一下他的成功经验。

而对于宗庆后来说,女儿最完美的状态显然是早日成为一名有家室的继承人。而宗馥莉很有可能正在琢磨——如何尽快完成“公主”到“女王”的蜕变。

前“首富千金”宗馥莉:我不喜欢喝娃哈哈,也不想做娃哈哈的继承者

宗馥莉上学时的偶像是宋美龄,后来是朴槿惠和希拉里。毫无疑问,她们都是女性领袖。这次再问她,“现在最仰慕我自己了,我可以这样说吗?”她收起笑容,严肃地说,“还是靠自己比较好”。

但她觉得外界也许还不够了解她。“你们看得到我吗?”她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