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为宝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时间:2019-07-08 来源:电影小钻风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小编:记得关注哦!

文:门人

二人发生联系,上次是因为“乐视举报快播”,这次是因为区块链。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一个南方人,一个北方人,一个埋头于产品和技术,一个醉心于财技和生态构建,两者有着不同的人生际遇和方向选择,但却有着相似的事业发展轨迹。王欣将快播从零做到市场第一,却因其身陷囹圄,贾跃亭的乐视大厦拔地而起之后轰然崩塌、鸡毛一地。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在用区块链翻身,一个要借区块链“续命”。

中国有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对于王欣和贾跃亭而言,现在来看,河东河西只三年。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两人共同的“稻草”

机缘巧合,贾跃亭和王欣又被联系在了一起。

2016年1月8日,在快播涉黄案的庭审中,被告王欣辩护人的一句“是乐视举报”的,让网络舆论炸开了锅。

虽然乐视官方回应称,乐视曾于2012年投诉快播侵犯影视作品的网络传播权,与快播被诉涉黄无关。但愤怒的网友显然不答应,贾跃亭的微博一度被快播的忠实用户攻陷,甚至连跟乐视谐音的乐事薯片都被误伤。

王欣和贾跃亭二人也一同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直到今天,在很多人看来,王欣入狱与乐视举报有着撇不开的关系。以致于王欣出狱时,有自媒体写出了这样的标题“王欣出狱了,而举报他的贾跃亭却身败名裂”。

近期,二人再次产生某种联系——因为区块链。只不过一个要靠区块链翻身,一个则被传要借区块链“续命”。

11月29日,深链财经获悉,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表示,其已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预备通过“类似于STO的形式”向贾跃亭的FF投资9亿美金。

在外界看来,这是贾跃亭与区块链的一次亲密接触,希望借区块链来续造车梦。

乐视云前高级总监李茗此前曾告诉深链财经,他曾向贾跃亭建议在乐视盒子和乐视电视上做挖矿,在2016年初的一次战略会议上,贾跃亭亲自点名让他负责这个项目,但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不了了之。

2018年7月,乐视网旗下超级电视主体乐融致新宣布进入区块链领域,与一链科技联合推出带有挖矿功能的智能硬件“一链盒子”,同时还宣布乐为金融将与一链科技在金融区块链方面进行合作。

不过,在发布会两日后,深交所就援引媒体报道向乐视网下发问询函,并要求乐视网说明“是否存在利用热点概念炒作股价的情形”。

和贾跃亭的“玩票”不同,自出狱以来,各种迹象都表明,王欣将进军区块链。正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在出狱的第 20 天,一家名为云歌智能的公司浮出水面,而公司背后的控制人正是王欣。

云歌智能官网介绍称,“云歌智能致力于开发人工智能调度系统,结合最新的区块链智能合约技术保证数传输和访问的安全,让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找到自我实现的通道,让万物皆可被调度。”

不难看出,王欣已将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作为自己的新方向和新武器,脱离市场三年归来,一口气追逐两个风口。

12月3日,王欣在今日头条进行线上访谈,谈及3月份在微博上发布的那张区块链思维导图时,王欣称:“人工智能更强调自由,强者越强,弱者越弱,但区块链更强调平等,他们在哲学上能够融合。”

而当天贾跃亭也出现在媒体上——“恒大与FF纠纷结果出炉,贾跃亭败诉赔830万港元”。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王欣向左,贾跃亭向右

王欣出生于湖南郴州,贾跃亭出生于山西襄汾,在“乐视举报快播”之前,王欣、贾跃亭之间并无交集。

1995年,贾跃亭毕业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毕业后便进入山西垣曲县地方税务局担任网络技术管理员,因无法忍受按部就班的生活,1996年贾跃亭选择脱离公职创业。

据悉贾跃亭第一个创业项目是卓越学校,之后又创办了垣曲县卓越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搞电脑培训、做私立中学,倒腾钢材和煤炭……贾跃亭的生意没有固定范畴,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这也非常像他之后创业的打法。

就在贾跃亭在家乡折腾创业的时候,2001年,小他7岁的王欣辞去了中国电信一家合资下属公司副总经理的职位,在深圳创立了点石软件,开发P2P音乐播放技术。

在点石期间,王欣结识了对自己颇为欣赏的陈天桥,之后便将公司交给了一个副总,自己去了盛大做电视盒子。结果在盛大一年,由于各种原因,盒子没有做成,返回点石后在公司也失去了话语权。

王欣在事业上跌入低谷,贾跃亭则突飞猛进,生意越做越大,并开始从山西向北京进发。

2003年,贾跃亭作为自然人股东成立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2004年11月10日,贾跃亭注册成立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

2007年12月,王欣迎来了自己创业旅途的转折点——快播成立。而在一个月前,贾跃亭正风光得意,他旗下的公司西伯尔科技在新加坡主板上市。

快播是王欣的一次重头再来,但正是这次重头再来为王欣赢得了之后的声名以及牢狱之灾。

凭借着P2P技术和绝佳的用户体验,快播很快就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2011年更是成为市场占有量第一的视频播放器,2012年总安装量超过3亿,而当时中国网民数量也不过五六亿。

在快播雄踞市场,成为“宅男神器”之时,贾跃亭将乐视网送创业板,这也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视频公司。此外还创办了乐视影业,推出了乐视TV,贾跃亭的“乐视帝国”拔地而起。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起于互联网草莽时代的快播头上始终悬着两把剑,一把是版权,另一把是色情,王欣对此深知,但也无力改变。而这也为快播的败局埋下了伏笔。

随着版权时代的到来,快播屡屡接到相关诉讼,成为众矢之的。2014年4月22日,快播终于宣布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P2P的视频点播和下载。而就在快播关闭QVOD点播不到一周的时间,快播公司遭警方调查。

2014年5月30日,北京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王欣,8月8日,王欣被捕归案。

王欣埋头打造了技术和产品体验一流的快播,但又因其锒铛入狱,贾跃亭则辗转腾挪画了一张囊括体育、手机、电视、汽车、互联网金融、云计算、内容的乐视生态的大饼,并开始走向了造车的不归路。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一个用区块链翻身,一个借区块链“续命”

河东河西只3年

2015年乐视市值一度达到1600多亿,跻身中国五大互联网企业之列,贾跃亭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17位,而前一年这个数字是78。

2016年,因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快播公司被判罚金1000万元,创始人王欣获刑3年6个月,罚金100 万元,快播神话自此开始走向终结。

而此时,贾跃亭和乐视光鲜外表背后的巨大危机也隐隐待发。

2016年11月份,贾跃亭发布名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状况出现问题,由此揭开了乐视危机的的大幕。随后资金断裂、股东减持、易到事件、美国裁员等等各种坏消息纷至沓来。

2017年7月4日,贾跃亭只身飞往美国,随后便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之后再也没有回国。只留下了乐视的烂摊子给孙宏斌以及“下周回国”的笑话。

在王欣身陷囹圄的三年多时间里,贾跃亭的“乐视大厦”拔地而起又轰然倾塌。

2018年2月8日王欣出狱,2月26日,在出狱后的第19天,一家名为云歌智能的公司出现在大众视野,而该公司背后的老板正是王欣。

9月4日,云歌智能获得IDG、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30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阔别资本市场三年,归来依旧受到热捧。

在今日头条的在线访谈中,王欣透露:“过去的快播做平台不做内容,现在的云歌也是。可以提前给大家透露一下,云歌有几款产品跟视频内容相关,会用全新的技术和模式帮助用户通过内容生产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

事实上,就此前智能云歌官网披露的产品信息来看,已有两款视频类的产品:Xinplayer和丸子视频。

智能云歌告诉深链财经,之前披露的Xinplayer由于商标被抢注,现在已经更名为Xinchain,是和快播完全不同的产品,也将在不久后推出。

虽然产品大多还处于内测和研发阶段,但资本和市场早已在呼吁王欣。

而贾跃亭这位叱咤一时的商界精英,则在大洋彼岸为自己的造车梦续命,危机重重、争议连绵。

王欣归来,贾跃亭离去,河东河西只三年。

自10月29日,贾跃亭的微博就再也没有更新过,那天贾跃亭转发了媒体的一篇报道,留下一句“是非曲直,自有日月”。

而当天的王欣则给云歌智能的官方微博点了个赞,祝贺所有程序员节日快乐。

文章来源:深链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