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2018年最后一部精彩的电影来了!!!

时间:2019-07-06 来源:电影小钻风

2018悬疑惊悚《罪人》:一件恐怖的电话报案!

《罪人》


《罪人》

【2018悬疑惊悚《罪人》】报警接线员接到一个被绑架女人的求救,而警方效率不足,接线员只能凭借电话和网络奋力营救。这部丹麦的冲奥片果然水准不俗,短短80多分钟局限在一个房间却毫不沉闷,争分夺秒的惊悚感,峰回路转的悬念性,偶尔闪现的温情,以及多层次的人性交织得非常娴熟,完全对得起海外的高口碑。

《罪人》

一个演员、两部电话撑起一部电影— —《罪人》。男主表演功力了得,对着电话演出一部大戏。期间表现出的消沉、紧张、兴奋、失落、平静,每一种情绪都很有感染力。

《罪人》

电话这个元素广泛应用于《罪人》这类独幕剧式的影片中,与之类似的还有《狙击电话亭》,都是难得一见的佳片。强烈推荐。 一个充满正义感的善良警察,一个本来麻烦事缠身的警察,因为被内部调查不得已去当报警电话接线员,没想到接到了一个这样的求救报警电话,背后故事尽是如此让人深思,我们都是罪人……


《罪人》

《罪人》主角怀揣着对世界的善意,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罪人》:完全玩剧情的一部电影,挺新颖的,成本就是一个主角,然后就没了。故事讲一个110接警员接到绑架电话,然后通过电话帮忙抓到绑匪,正当快成功的时候,剧情转变,原来被害者其实就是凶手,这一改变让主角也良心发现承认自己犯过的罪行,不错的电影,图片就放两个主角吧本人和他的电话 。

《罪人》

《罪人》是丹麦的小成本电影,和《活埋》的拍摄手法相似,一个演员、一个场景构成一部戏。故事相当精彩,虽未有惊悚画面,但单单一个演员的电话对白却讲出了一个情节迭宕的恐怖故事。


《罪人》

你也许会说,我们都是罪人,终其一生还是不能完全啊?所以呢?所以就这样了,我假冒伪善的认个罪,呼求下,反正只要一呼求上帝就会来帮忙……是这样吗?他有主权怜悯我们,但祂也有权把我们交给仇敌来教训我们那刚硬悖逆的心。看看以色列人的历史吧!并不是说以色列人每次呼求上帝的帮助,他都会来。





 今天这部电影很特殊——


一部电话,一个场景,一个人,却让人脑补出一场凶残暴力的杀人现场。


话不多说,就是这部丹麦电影——


《罪人》

 


说实话,看这部电影要静下心,沉住气,才能体会到精彩。


全片85分钟,没有现场画面,只有接线员、同事、当事人还有机构的一通电话,牵出这个“谁是罪人”的讨论。


 


故事发生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阿斯格因为执法违规开枪,正在被组织机构调查。


警察局临时把他调派到报警中心,随时等待调查结果。

 


和以前出外执法调查不同,报警中心的工作单调乏味、无聊透顶。


每天接到的求助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腿磕了,贴罚单了,迷路了,抢劫了······


一日复一日,阿斯格在煎熬中等待调查结果。


 


直到一位叫伊本的女人电话,才重新点燃了阿斯格的工作激情。


电话中,伊本哭泣不止,断断续续的向阿斯格说明报警原因。


 


可是,从电话那头,阿斯格听到一个男子和女人对话。


具体内容听不清,但能明显听出女子处境困难,甚至被男人威胁。

 


阿斯格提议,女子只要回到是与不是即可。


你现在在车里吗?

是。

车子是白色的吗?

是。

车是三厢车吗?

是。


 


阿斯格根据得到的些许信息和追踪到的手机定位,向警察报警。


警察及时出警,在高速公路上展开生死追捕。


 


但后来警察回复说:他们追踪到的白色车没有任何异常情况,没有女人,没有绑架。


难道是没找到准确的车子?

 


正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报警中心的电话又响了。


还是那个哭泣女子,她说自己正被丈夫挟持,而她家里还有小女儿和儿子需要援助。


还是支支吾吾的回答,阿斯格从她口中得知的有用信息少之又少。


 


但是根据女人的描述,他从数据库初步确定女人家的联系电话。


挂了女人电话后,他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6岁的小女孩,玛蒂尔达,她和襁褓中的弟弟独自在家。


离家前,爸爸拿刀冲向弟弟,准备对弟弟下手。


 


妈妈看到后及时冲到房间,声嘶力竭的求丈夫不要动手。


一番纠缠后,爸爸拽着妈妈的头发把她拽出了家,并开车消失在人群中。



听完玛蒂尔达的表述后,阿斯格赶快安慰这个受伤的小女孩。


教她深呼吸,冷静下来,他会派警察去救助他们。



不一会,她又给阿斯格打来了电话,夹杂着哭泣声和敲门声。


阿斯格温柔地对她说:你放心开门,是警察来了。




她一边和阿斯格通话,一边到门口开门,警察进入家里,找到了小女孩,又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


玛蒂尔达弟弟满身是血,已经失去了心跳。


她弟弟死了,自己也溅了一身血。


 


至于谁是凶手?


无人知晓。


此时,疑似被丈夫劫持的伊本再次给阿斯达打来了电话。

 


阿斯达确认她在后座后,一步一步交给她如何停止车辆。


首先系上安全带,然后趁丈夫不注意,从后面拉手刹。


 


车子会突然停止,司机会受到震动,她自己应该保护好自己。


从电话里,阿斯格听到了急刹车的声音。


他似乎可以确认伊本成功了。


 


随后,阿斯格向她确认,开车男子有问题吗?现在是什么状况?


哭泣女子回答:他不再尖叫了,因为我把他肚子里的蛇取出来了。

 


哈?啥玩意?


哪里来的蛇?哭泣女子到底怎么了?


小编就不剧透了。


反正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阿斯格的预料,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从某种意义上说,《罪人》算是实验性质的影片——


有人惊喜,有人一头雾水,蛮挑观众的。


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这部电影?



相关阅读